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福建缪氏委员会

【明代知县缪一凤考记 系列四(作者缪长钻 2020年5月)】

2020-5-17 09:06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62| 评论: 0|原作者: 缪长钻

摘要: 【明代知县缪一凤考记 系列四(作者缪长钻 2020年5月)】 缪一凤父亲“银人”缪催 万历《福安县志·遗逸·本朝》:“缪催,字承诏,琏子,庄重严雅,结庐于狮岩,扁‘见南’陶句也。子一凤,中乡试,喜曰:‘区区 ...

【明代知县缪一凤考记 系列四(作者缪长钻 20205月)】

 

缪一凤父亲“银人”缪催

 

万历《福安县志·遗逸·本朝》:“缪催,字承诏,琏子,庄重严雅,结庐于狮岩,扁‘见南’陶句也。子一凤,中乡试,喜曰:‘区区亩,不忘君之心伸有日矣。’”缪催一生的闪光点在于开采银矿,近二十年间(1551-1571)积累下巨大的财富,且多行善事,在穆阳广为流传,时称“银人”。

缪催的墓原来在康厝的眠犬山,与连氏、叶氏同葬。2009年因宁武高速建设,按原样迁址到洋坪村牛楼山。墓亭内两侧原有两块碑刻和一些墓坪条石、墓亭石等,在迁移墓坟时因运输不便而丢弃,疑已被高速填埋。现墓亭内两块石碑和土地神牌用黑色玄武岩新刻,其它主件多为旧物。规格与其父缪琏墓接近。

△缪催之墓

在上层墓亭之后立有一块石碑,迁址时虽用金粉再描过,仍难辨识。后查民国廿五年(1936)重修《东鲁缪氏宗谱》,是儿子缪一凤所撰圹记,全文如下:

见南(缪催)府君圹誌

1573年) 缪一凤

先府君讳,字承诏,别号见南,姓缪氏,世居福安钦德里狮子岩前。曾祖,祖。考,号雪崖,有隐德,载州誌。妣陈氏。府君生于宏治九年(1496)五月戊申。赋性庄毅,承字克孝,好善乐施,时称长者,乡饮两致正宾。以隆庆六年(1572十月一日终,年七十七。娶同邑秦溪连氏,与府君同年九月八日生,终正德十三年(1518六月四日,年二十三。男一凤,嘉靖壬子(1552)科举人,尝为江西石城、宁都二县知县官。继娶宁德叶氏,生女筠,嫁国子监生凤坡陈墀。孙男四。邦棘县学生;次邦钰;次邦羽;季邦赤(按:“赤”字有误,应为“赫”)。邦羽卒在府君前十日。先妣以嘉靖二十八年(1549)七月甲申葬本里幞头岩下麟袍塆,枕巳趾亥。越万历元年(1573)八月丙寅,奉府君同窆(编者注:原字穴字加之,为“窆”的讹字,音biǎn,意墓穴)焉。虚石圹为叶氏寿域焉。不肖孤罪逆,学业无成,不能显扬父母万一,号慕痛割,昊天极,敢以生卒葬于岁月日誌诸幽。不肖男一凤泣血镵(chán)石。

 

【注释】

缪催(1496-1572):寿享七十七。

连氏(1496-1518):缪催原配,二十三岁卒,一凤生母,卒时一凤才三岁。

叶氏(1500-1600):缪催继配叶元瑛,一百零一岁。一凤卒于1580年,比继母早二十年,故百岁筠操坊并非一凤立,而是一凤的儿子所立。

号慕:谓哀号父母之丧,表达怀恋追慕之情。

 

圹志点明了缪琏的世系关系:勤→询→琏→催→一凤→邦棘 邦钰 邦羽 邦赫。因一凤的第三个儿子邦羽(1555-1572)在一凤父亲缪催亡故前十日逝世,及冠而卒,家谱中没有做详细记载。

【录自1989年柘荣县方志委编《游参知文集》】

缪见南(缪催)先生墓表

1593年)游 

福安缪见南先生,以隆庆六年(1572)壬申考终于其里之狮岩别墅。次年癸酉(1573),其嗣朝雍(缪一凤)氏葬之于其里之麟袍塆。越八年(1580)而今,大司马吴容所公为之铭,铭成而朝雍没。没又八年(1587),其孙邦珏(原文“玨”,有误。下同)治石墓上以为表,奉司马之铭来徵文。予时方有岭表荆西之役,未之应也。又七年(1593),予自楚归,席未暖,而邦珏之请又至矣。予感其意,輙不辞而为之文。

先生名催,字承诏,见南者,其号也,世居福安之穆洋。在先代,缪氏多闻人,及昭代,世为隐者。先生虽终于岩穴乎,而负奇多艺,稍见之货殖,即为素封,既以赀甲国人,则务为施。乡有青草渡,常坏舟,捐金为石梁以代舟楫,桥成而圮,复建如初,没身不倦。贫人负债不能偿,至欲质妻,即折券付之。一日自外归,遇骤风雨,行人竞趋桥拥坐。先生后至,独持葢面溪立,见有物蔽溪而上,呼曰:“亟走,蛟至矣!”众起而桥没,众乃罗拜,曰:“今日微子,吾属为鱼矣。”后有相者,谓先生阴骘文见,当享寿云。

先生雅慕儒术,身隐于财,而督子及诸孙治文学。子一凤,即朝雍氏,举壬子(1552)乡试,令江西石城,有声,调宁都。孙邦棘、邦珏俱游泮庠,邦赫为从事,邦珏后以赀补国子生,而邦棘之子仲蔚复入泮,将来文学未有量也。

先生好循礼,喪祭不用浮屠。乡有方广寺,元时有僧曰平麓者,坐化其中,肉尸犹存,四方之祈祷如云。先生便道过之,入寺一观而已。人谓:“奚而不祷?”曰:“彼即尸解,何与吾事?而以祷为?”其高识如此。嗟夫!世俗之溺久矣,喪家非浮屠不治,环海内若印度之域然,即号读书缙绅之徒,犹然膜拜随沙弥之后。孰谓先生布衣也,而独超然出尘坌之上,不与蚩蚩者同其趋乎?

予记为童子时,有妖人能运气炼骨,常令人锤其身,自首及足,炎月衣厚衲,冬裸卧雪中,人以为神,所至千百人聚观,号曰“七佛”。先君方出在外,闻“七佛”入吾乡,贻书斥之,一夜遁去,乡人交恚,未几而“七佛”之术败,然后服焉。先子摈“七佛”于生前,先生远平麓于身后,事有类焉者。故吾读先生之传志至此,慨然而为之废卷以叹也。称先生者,每多其毁券,已责诸事。啧啧以为难,不知先生即倜傥多材,而又饶于赀,斥所余以赒不足,此何难者?惟其异教于波流风靡之中,卓尔违众而不惑,则非豪杰之士不能,此真世之所难而世莫之知异也。予行天下,耳目所睹记,即先生与先子两人而止耳。故因邦珏之请,特为表而出之,以告世之儒流而甘心于佞佛者。

 

【注释】

游朴1526—1599:字太初,号少涧,福建柘洋(柘荣县)人。隆庆元年(1567)中举人。万历二年(1574)中进士,时年48岁,授成都府推官。入为大理寺评事。历迁刑部郎中。三任法曹,办案力求公正。万历二十一年(1593),游朴升任湖广布政使司右参知政事,故称游参知,相当于当今的副省长。后辞官归隐。有《藏山集》。

朝雍:缪一凤,字朝雍,号丁阳,别号方石(见后附年表)。生正德丙子年(1516),嘉靖三十一年(1552)壬子科乡试中举(明万历《福安县志•选举志》)。嘉靖三十二年(1553)癸丑,进京应会试不第,遂以举人身份入国子监读书(民国二十五年修《东鲁缪氏宗谱》)。此后屡应会试,均名落孙山。嘉靖三十四年(1555),以在京师之便,延请癸丑科状元、翰林院编修陈谨(与缪一凤为乡试同年,闽县人)为祖父缪琏撰墓志(见郭文周《雪厓公墓表》)。隆庆二年(1568)戊辰科之后,才由礼部谒选,出任江西赣州府石城知县【清顺治十七年(1660)刊本《石城县志·卷五·官秩》隆庆三年(1569)己巳,调任宁都知县(清乾隆六年(1741)刻本《宁都县志·卷四·秩官》)。隆庆五年(1571)辛未,辞官归里。即在江西赣州府石城、宁都任知县仅四年,却受到官场潜规则的羁绊,终因上官受贿,违逆心意,挂冠而归(“坊里馈金以府需凡蜡,忤意挂冠归”)。万历五年(1577),重修缪氏谱牒。在这期间,他弘扬儒学,教化乡里,闲暇整理生平著作,先后刊印《丁阳集》八卷,《丁阳续集》两卷,尺牍六卷。直至万历八年(1580)病逝。监察御史陈联芳在缪一凤的墓铭中对他的刚直正气称“惠我百姓,不事上官”。

吴容所:吴文华(1521-1598),字子彬,号小江,晚更号容所。福建省连江县学前铺义井街人(今连江城关人)嘉靖三十五年(1556)进士。南京工部尚书数月后改任南京兵部尚书(别称大司马)。吴氏《济美堂集》没收录缪催墓铭,此铭现已无考。

赀:同“资”。

葢:同“盖”。

阴骘:阴德。

浮屠:佛教徒。

尘坌:尘土。

蚩蚩:敦厚貌。一说,无知貌。

恚(huì):含义为怨也。

毁券:毁掉了债据。

赒(zhōu):接济;救济。

佞佛:谄媚佛;讨好于佛。后以为迷信佛教之称。

【摘要】缪催,字见南,一凤之父,卒于隆庆六年(1572),次年缪一凤将父葬于麟袍塆,越八年(1580),南京兵部尚书吴容所(吴文华)撰墓铭,铭成时一凤去逝。又八年(1587),一凤的儿子邦珏请游朴撰表,而游朴当时在指挥荆西之役,没有答应他的请求。又过了七年(1593),游朴从楚地归来,席还没坐暖,邦珏又上门催请,游朴深感邦珏的诚意,所以就作此文。(编者按:吴文华所撰墓铭和游朴所撰墓表,其石碑疑在迁移时丢弃,后被高速填埋。不识珍货,惜哉!)

 

缪一凤,正德丙子年(1516)年生,嘉靖三十一年(1552)壬子科举人,次年参加进士科考落第,之后入国子监就读,到隆庆二年(1568)历经六次长达十五年的科考,都与进士无缘。在隆庆二年才由礼部谒选出任石城知县,次年调任宁都知县。本洲人游朴,生于1526年,比一凤小十岁,隆庆元年(1567)中举,却在次年的进士科落榜,到万历二年(1574)中进士。从中可以看出,缪一凤和游朴都参加了隆庆二年的进士科考,两人皆落榜。在民国廿五年(1936)重修《东鲁缪氏宗谱》中有收录缪一凤诗《送游少涧南归》:

 

并辔上长安,风尘共栉餐。乡中情最密,客里别应难。

花落红亭暮,雨归括岭寒。嘱君无限意,莫负霍童山。

 

此诗记载了老乡俩一同结伴去长安的友情。诗中的“长安”,可能有两种解释,一是借指明朝的京都-北京,一是指古长安。总之缪一凤与游朴曾同时进京赶考或结伴同游长安,友情深厚。在《游朴诗文集》(福建人民出版社,2015年出版)中还有记载与缪一凤同游杭州桐庐严子陵钓台,并作诗《同缪方石谒严陵祠次方石韵》唱和。当缪一凤去逝时,游朴写了《寄哭缪方石》四首,也见录于《游朴诗文集》,其三有句往时竝马出京华,共指沧洲结钓槎。描述了他俩一同骑马从京华出发,一起在沧洲坐木筏钓鱼的场景。

 

寿见南翁寿七十

状元 陈 谨

仙翁卜筑见南山,百叠高峰豁笑颜。採药远寻青嶂外,杖藜时倚白云间。

喜看蒲节逢稀岁,先取椒花献寿盤。指日春晖传上苑,锦衣华映舞衣班。

 

赠见南府君光贲山城

宁都教授 王 兆

望云缥渺卜来期,出郭傍徨候富池。萍梗欣逢飞处,闾阎争庆寿椿时。

停车就养潘郎俸,送酒还歌蔡子诗。爱日堂中拜封赐,霜髯豸绣莫言迟。

 

赠见南翁就养荣旋

宁都举人 福州通判 刘 贤

漫誇绝响赋东征,见南西来眼倍青。即看梅水盛弦颂,岂必河咯追群英。

掉頭讶君不肯住,拂袖呼伴还远凌。五方岳色殆览徧,归去闽海归蓬瀛。

 

 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小黑屋|福建缪氏委员会

GMT+8, 2020-8-7 06:29 , Processed in 0.06250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技术支持:缪商科技

© 2014-2019 福建缪氏委员会 版权所有

返回顶部